冰下三尺
评分: +4+x

“你为何在这?”

“不知道。”

“多久?”

“一百年,或是更久。”

“痛吗?”

“麻木了。”

“为何不睡一觉?”

“很困但睡不着。”

“你觉得为什么?”

“死亡死去了。”

“还有记忆吗?”

“最开始有但现在不需要了”

第一天,剧烈的痛苦唤醒了我的大脑。我睁开眼睛一个崭新的世界展现在我眼前。什么都没有,一望天际,什么都消失了,除了我,再无他物。就在这时我发现我的知觉回来了。一阵寒意袭卷全身,寒到似乎已经深入骨髓,然后是大脑,最后是灵魂。我试图大喊,来减少痛苦却发现我根本动弹不动。我发现:我被冰冻住了。这些冰是如此的纯洁,如一片打磨得毫不瑕疵的镜片没有任何杂质透过余光,我发现上下左右根本没有尽头,没有任何东西。寒冷犹如大风般一遍又遍地袭击着我。我默默地忍受着它们。时间一秒一秒地过去,寒冷没有消却。冰竟也没有一点融化。我已经感受到肌肤开始慢慢地结水,并迅速蔓延全身。但我仍相信奇迹

第四天。我要坚持下去,你知道普罗米修斯吗?我对自己说。可是我真的感觉不住长期的饥饿、无动弹让我的身体似乎已经达到了腐烂的地步。那就如一双巨大的手抓住你。既无力又无奈这就是瘫痪者的感觉吧!我看向四周,空无一人,什么没有。我眯着眼睛看向远方,仍希望能看点什么。可什么也没有,只我一个。不知为何?一股无名之火开始燃烧。我心里大声咒骂着我所认识的每一个人。“你TM个扣钱都抠暴了”“还有你王蛋。整天搞个背后一套面前套。真以为大家知道吗?我TM就是个大SB!”不知为何?火灭了,冷又来了。周围变得更加空洞。

一个星期后“我怎么还没死”“我怎么还没死”习惯寒冷的我不再恐惧痛苦,但随之而来的是孤独。一切都结束吧!让我与你融为一体吧!我闭上那疲劳的跟,全身心开始轻松,慢慢地那曾相识的感觉回来一点点地渗透进来。突然一阵前所未有的痛苦袭来。
远处传来一阵破碎声。这就是灵魂的痛苦。我猛地惊眼,意识到了一个重要的事:死亡死了。

一个月后,当第一缕阳光降临地,美丽新世界展现在眼前。一望无际的冰覆盖在大地,几近透明。在阳光照射下分外耀眼。美中不足的是,在阳光未遍及之处,一个模糊的人影正处在那黑暗之下。他全身绷直,双臂略微张开,双脚合拢。冰棱已经插入他身上大大小小的伤口。那人双眼呆滞地望向远方,仿佛绞死在十字架的耶稣,可惜他并不是神之子。

我从幻想中惊起,也不知道过了多久。看着这样单调且令人恐惧的冰。望向远方,又陷入幻想之中。“快来,你怎么这么慢。”“我来了!”一幅幅美好场景在我面前滑过。只有在这时的微笑才会被撇见。我又猛得惊起。不知为何?每当沉浸在幻想中时,我总会一颤惊醒。那种感觉远超过幼想时的愉悦。时刻提醒着我,一切都是假!这种既美好又痛苦的感受不断折磨着我。我痛恨这一切。我的幻想越来越深。我终究离不开它。时间亿点亿点地流逝,在我眼中一瞬间即永远。

几年或者几亿年过去了,我的幻想已经长得。我甚至觉得现实为幻想。它们之间相互交融。但痛苦日益增长。我已经死了吧。终于有一天,我再也无法幻想。现实,这只野兽,我终将要面对。我的身体开始发热。好热啊!我要死了。一个声音传来。

“你为何在这?”

“我能为你解释下吗?”

“洗耳恭听。”

“你还记得温室效应吗?”

“还行”

“你还记得你所在的世界?”

“记得很热。”

“所以变成了“太阳”。

“人走了只剩个球。一切又回到了最初的样子,接着冰川时代。而你便是幸运者,你要去其他的世界承担你的责任。”

尽管我不情愿。但我已经离不开了它。我正处于床上。这是个梦吗?。曾经的悲伤已经逝去,复仇的时刻到了。


©SCR Corporation